格格党

繁体版 简体版
格格党 > 爽文女主拒绝美强惨剧本 >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他没有在开玩笑。

他是真的觉得这个爬这么高八万多阶并不是什么要命的事情。

这是白穗从顾止一脸平静的神情之中明确感受到的。

大约是因为灵根测试之后, 她的资质和陆九洲和青烨他们是一个水平线上的,再加上她时间太赶太紧。

这修行的难度在原有的基础上一下子又给上来了不少。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还没学会辟谷,爬到中途的话可能会饿得没有力气。”

在白穗以为对方觉得这个修行也不大合适, 会放自己一马的时候。

青年一边说着一边低头将手上的储物戒指给取了下来,递给了她。

“这个你拿着吧, 里面我放了些灵果和吃食来解馋, 没多少, 不过应该够你撑个三日夜了。”

“……”

我谢谢您嘞。

白穗本就急着早点儿通过考核取了剑去参加那什么劳什子仙剑大会。

时间有限, 人还是特意开个小莞自己赶进度的。

这修行是她主动提出来的,先前她又嘴快说了只要不爬悬崖怎么着都成。

如今若是再次反悔了,恐惹恼了对方, 怕是对方会觉得她事多不想教她了。

想到这里, 白穗接过顾止的储物戒指握紧,而后深吸了口气。

她这才真正鼓起勇气, 抬头看向那高入青云的阶梯。

那青云阶说是阶梯倒不是说是漂浮高空的碎石更加贴切,每一块大小不一, 形状不同不说。

甚至每一块之间的间隔也忽远忽近的, 没个规律。

顾止是真的没觉得这有什么,顶多是高了点儿, 阶梯多了点儿。

想当初他修行的时候别说这八万多的青云阶了,他一个人还曾经横渡过沧海呢。

后者的难度可和这青云阶完全是两个概念。

沧海底深不见底, 海上终年日不升月不落,漆黑一片, 魔气浓重。

是众多上古妖兽魔兽栖息的场所。

单单要在那绝对黑暗的环境里辨认方向就已经极其困难了,更别提还要在被魔气压制的情况下一路斩杀妖兽, 成功脱离沧海了。

他想着既然白穗的资质都在那孽徒之上了,那孽徒花了一日爬上了这天堑, 又用了三日夜走完了这青云阶。

因为先前在铜镜里瞧见过白穗后山斩杀火蛟的画面,顾止不知道她最后那一击是用系统引电完成反杀的。

制以为那是她自己绝地反击,是她在绝境之中激发的实力。

所以他觉着那孽徒虽然天生魔体,可白穗也不会比他差多少。

这么想着,顾止看向白穗的眼神更带催促。

“快点上去吧,对你来说除了消耗体力多些之外应该没什么难度。”

“……”

你是从哪里看出来这没什么难度的?

我本人都没敢这么自信。

都已经说到这份儿上了,再加上现在天已经快要暗下来了。

更是拖延不得了。

没事的白穗,不就是爬个阶梯吗?之前你高中教室在五楼,上下楼都爬三年了,这个只是阶梯数多了点儿而已。

再说了他不是说了吗,他在下面等着,掉下来也会接住你的。

没什么好怕的。

白穗暗自在心里给自己打着气,而后握着顾止给她的储物戒指哆嗦着准备踩上第一阶。

还没踩上去,反应过来七煞还在自己手上。

“那个林师兄,给,你的剑。”

五百年来因为没了剑鞘压制常年受着这剑气摧残的顾止,看着白穗递过来的七煞后皱了皱眉。

“这个你拿着吧,你要爬至少三日夜呢,万一中途我有事离开了或者困了乏了打个盹儿,你踩空掉下来了它好护着你。”

“……?不是师兄,你可不可以稍微负责一点。什么叫万一你打个盹儿或者又是离开了,你是有事人走了,而我运气不好可就直接人没了啊。”

顾止听后有些心虚地避开了白穗看过来的视线,闷声反驳。

“所以我不是说了以防万一,让你把七……把这剑带上吗?”

少女被对方这话给噎住了。

她觉得自己每一次和顾止说话都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你说他不靠谱吧,可每一次也没出过什么意外错处。

她说不上来,不知道对方是真的不正经,还是一直都以这种不正经的假面隐藏什么。

白穗虽然不大相信顾止,却对七煞很是放心。

她不止一次见识过它的威力,哪怕只是冰山一角,也足够保命了。

不过要驱使一把不属于自己的命剑,尤其还是这样一把神兵除了得到剑主的允许,还需要知道其真名。

“林师兄,你就算把这剑给我也没用啊,我不知道剑名根本驱使不了它。”

对于白穗会再次询问七煞剑名的事情,全然在青年的意料之中。

他眼睫一动,想起了之前在桃林时候因为白穗的夸赞而愉悦地弯了剑身的七煞。

“不需唤其剑名,它听得懂你的话。你到时候若遇到危险了便像之前那样加些夸它的前缀词唤它,它自会过来救你。”

“……比如劈山断海,气宇轩昂的宝剑神兵之类的?”

白穗怔然了一瞬,而后十分上道的举了个例子。

还没等顾止反应,七煞高兴地抖了下剑身,天青色剑光耀眼,看上去十分受用。

顾止瞧见了勾了勾唇,眉眼少有的带了抹笑意。

“差不多。”

“这剑爱听奉承话,多夸夸准没什么错处。”

一般上了年岁生了灵的剑都听得懂人语,只是为了表露忠诚,大多都只听剑主的,对其他人的话无动于衷而已。

因为白穗是剑免体质,很是亲剑,这才多了些好感,得了点儿青睐。

白穗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她恍惚了下,低头看了看手中泛着剑光的七煞,又抬头看了青年一眼。

都说剑随正主。

什么样的剑便配什么样的剑主。既然这剑的性子都这样了,顾止应该也是个喜欢听人彩虹屁的。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顾止被白穗盯得不大自在,前一秒还挺放松的,后一秒又警惕了起来。

脸上也一下子没了笑意。

“没什么。”

白穗眨了眨眼。

瞧着顾止如此模样,心里又推翻了先前的猜测。

看来这个剑随正主也并非适用所有情况。

因为顾止怕她,可他的剑却很亲近她――矛盾至极。

……

有了七煞在,白穗也没那么害怕这八万多阶青云梯了。

她抱着七煞一步一步往上头走,因为有些恐高,她走的时候根本不敢往下看。

而且每一阶梯距离都不一样,高度也是,白穗好多时候都要蓄力跳上去。

然而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这些石头竟然不是固定不动的,一旦有点儿风吹过就会细微摇晃。

更别提白穗这么一大块头踩上去了。

在好几次摇摇欲坠差点儿没稳住平衡摔下去之后,白穗渐渐摸索出了点儿门路。

距离近的她慢些踩上去,距离远的她先伸手过去把它给够到面前再踩。

这法子虽苟。

但是管用。

修者五感敏锐,尤其是像顾止这样化神的剑修大能了。

这身体虽是他做的一个傀儡,可他的神识却能感知到很远。

从白穗开始爬的时候他便一直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起初他看着她慢吞吞爬的时候虽有些意外,却也没说什么,想着她可能是积攒体力,等到最后面时候厚积薄发吧。

结果渐渐的,在白穗动作越来越慢,也越来越苟的时候。

他终于觉察到了不对劲。

她好像没有隐藏什么实力。

这似乎已经是她全部的实力了。

“……”

怎么会这样?他当时明明看到了,她的实力远不止如此才对啊。

难不成必须像之前在后山时候那样逼入绝境才行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